Thursday, May 31, 2007

需要金字塔嗎?















需要金字塔嗎?

就如同完美一辭在還沒討論前已潰散而不成形,所以這辭不應該存在?
當有一筆在畫布上,就代表的某種具體形象,而具體形象的意義已經破壞了完美的基本範圍,這辭應該是可以在每個人心中都產生共鳴的一個形象,但是當有這麼一筆,他在每個人心中已經有分數與類別,何來完美的畫? 不畫了

但有永不會膩的畫嗎?
(其實"畫"字可以替代任何對自己有意義的人或物.)

在一個可以存在個體的假設想法內......

有這麼回事的,世界創造我們的同時給了有限的生命,因為有限的生命可以造就個體的無窮幻想與偉大,個體的有限生命給了一個阻斷個體與總體想法的機會,也因此可以在最後的消失前,造就個人想法的無限延伸與不被挑戰的機會. 這說明著當一切都結束前,那瞬間的認定將可以造成無窮,一個永不被挑戰而失敗的無窮,也屬於他自己,而且一生就這麼一次機會.死亡可以是幸福的.

炭筆畫.油畫與音樂都是希望而夢想的,當找到那的時候,就算沒有機會去完成,都是個無限的快樂.

1 comment:

Jason(Wei-Che) Juan said...

感覺起來,某個程度上這是阿Q的想法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