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October 1, 2007

2007.09.29晚心情極低潮

完全沒有原因,一直到2007.09.31早上才恢復.
那天早上一起床後就開始畫年輕的"Yuna",一畫就是6個小時沒停,沒吃沒喝也沒休息.本以為真的不累,哪知道晚上全身痛的不行,手腕也是.
為了將餐廳畫室改的光線改的更理想,弔燈上的五個燈泡都換成了6500度K的燈源.油畫的顏色果真舒服許多,但是仍感覺到一些連續顏色的斷層和不平均.

2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阮同學
提醒你9月沒有31日哦~~呵呵
今天是10月10日國慶日的清晨,剛讀完一本小說,還不想睡。在網站上亂逛,這樣的夜晚,適合聽溫嵐的歌。
心情不好,住在西雅圖這麼美的城市,不用心情不好啦~~
上個月我訪了那位要去紐西蘭做動畫的小男生,哎,他沒有你優啦~~真的。

Cheer Up!!

筑音

Jason(Wei-Che) Juan said...

謝謝支持!
西雅圖真的是很美的城市,除了空氣好還瀰漫著一股輕鬆的氣息.